上個星期,二度中風的姑丈,終於還是熬不過去,離開了人世.

一下子,好多好多的回憶一一出現在我腦海裡...還記得好幾年前,姑丈難得來台北,自己說要去台北火車站那邊逛逛書店,然後,我們就接到消息說姑丈昏倒在忠孝東路的高架橋上,被送到了醫院,醫生說姑丈中風了,這個厄耗重重的打擊了姑丈.

好好的一位學校教授,中風半邊的身體不聽使喚,當我看著姑丈吃力的在做復健,只是為了要讓自己坐好不要倒下去,我的心裡哭了,我知道姑丈的心裡一定也是相當的難過,跟姑丈講話的時候,姑丈半邊無法控制的嘴,邊講話邊流著口水的畫面,依然在我心裡清楚的被記憶著.

姑丈回南部嘉義後,我再沒有看到過他了,說真的,我不知道當我再看到姑丈的眼睛時,我該說什麼,安慰嗎?還是當做什麼事都沒有?

這一次,二度中風的姑丈沒能撐過去...媽媽說,姑姑一個人辛苦的照顧姑丈這麼久了,或許,也該是一種解脫吧,雖然,是最殘酷的一種方式.

講到姑丈,也不禁讓我想起了多年不見的表哥,當年表哥考上輔大電子系的時候,就是住在我們家,跟我們一起生活了四年,多年後,表哥就帶著他老婆去美國創業去了,我問媽媽,表哥有回來嗎?自己一個人回來還是帶了老婆小孩?

媽媽說,表哥是自己一個人回來的,不過兩個小孩應該也會趕回來...表哥的老婆呢?媽媽說,表哥的老婆似乎得了癌症,也是末期了,或許也活不了多久了...對我來說,又是重重的一擊.

幾年前,完全不抽煙,甚至是吃素的表姊,忽然檢查出肺癌,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,我去參加了她的告別式,我完全搞不清楚,為什麼我會站在只比我大幾歲的表姊的告別式上,她只大我幾歲不是嗎?

你或是妳,有想過這個問題嗎?在醫學發達的現在,我們的生命是變長了還是變短了?當我們一直在汲汲營營的追求著財富的同時,有沒有想過,或許我們可以享受這些財富的時間,其實沒有我們自己想像的長久?

薛岳唱過的一首歌...如果還有明天...是我們那個年代六年級的人耳熟能詳的,或許,有空真的該多聽聽這首薛岳唱來充滿情感的歌曲,問問自己,現在的生活,是不是你(妳)真心想要的呢?如果,生命不長久了,是不是該做些什麼呢?

姑丈離開了,或許對我來說,這是人生永遠躲不開的一環,身邊的長輩終將一個一個離開,很難說出心裡是什麼感受,但,總得坦然的去接受,姑丈,希望你在另一個世界能過得快樂,因為,你真的是一位那麼好那麼慈祥的長輩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evin92036 的頭像
kevin92036

凱文的家

kevin9203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